2004年8月27日星期五

益阳二日游~

我也来篇游记吧,呵呵。

8月25日 7:30AM

我们这批学员12人分别驾驶两辆车去益阳参加驾照的道路考试。每人大约可以驾驶20公里路程。由于是沿着319国道走的(就是起点处在厦门东渡的那条国道),因此车辆和行人都比以往训练时要多。平时路况好我们一般也只开到60码,可是这次我们的教练一直催我加油,最快时速度都超过80码了(以前只在超车时达到过那么快)。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方向一歪就冲到路边去了,一车7条人命啊~~最后好歹把我的路段开完了,教练说以我现在的水平,自己有车了也不能上路。受不了。估计也没几个人刚学车就敢开那么快吧。他又说我该加速的时候不加速,该减速的时候不减速。其实不减速只是因为开那么快,我脑袋已经有点短路了,什么叫应接不暇啊?……

我们这辆车上有6个学员,4个是刚学开车的,一路上都是被教练吼着走的,我还不是最惨的……

8月25日 10:30AM

终于到益阳了。感觉不如我们市热闹。午饭的经历更证明这是一个宰人不眨眼的城市:午饭是益阳车管所统一安排的,菜只有三样:藕片,榨菜炒肉和竹笋炒??(不认识是什么东西)。居然还要收10元。同行的伙伴几乎都没吃完,尽管对面墙上就贴着几个大字:浪费粮食可耻。不过这菜也实在太难吃了。好在我还吃得下。

8月25日 2:00PM

小睡了一会儿后就去考场等着训练。考场依山而建,道路七弯八拐的有点复杂,我都转晕了,后来还告诉教练说我迷路了,结果被同伴B4-_-。后来弄清楚之后才发现其实也就那么一小块地方。

下午的训练真是糟糕透了,上坡定点停车几乎没有几次像样的,后来练到天都黑了,开着灯教练都让我补练了一次,结果还是不行,我都快抓狂了。第二天我得知我被同伴评为最有可能挂的四人之一。不过那时我已经通过考试了:)

8月26日 4:00AM

醒来。再也无法睡着。紧张得有点胃痛。sigh,我高考都没这么紧张过。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听MP3(这次还好有先见之明,把MP3带来了),还是不行。直到最后快6点的时候我才终于从紧张中摆脱出来。又过了半个小时大家也陆续起床了。

8月26日 7:00AM

早饭仍然难吃。不过多少吃了一点。10元钱啊,不吃太可惜了。听说另外一辆车上的同伴凌晨两点半就起床,五点钟去考场训练了。真强。之后我们去考场。结果是白白等了一个上午还没轮到我们学校考试,严重打击了我们的士气。同伴有的骂学校的领导不打通门路让我们先考,因为同县的另一个学校已经考完回家了;有的就骂益阳,说这次如果考上了就说益阳好,考不上就再也不来益阳了,汗~~

8月26日 3:00PM

我们的时刻终于到了。上车前我们还像打篮球比赛一样,把手放在一起大声鼓气,呵呵,很长士气啊!

没想到,第一个考试的同伴,忘了松手刹,起步就熄火了,晕……

第二个就是我。也许是心态调整好了的缘故,上了车我竟然不是非常紧张。两个考官好象有点无心恋战的感觉,居然在车上聊天,而且也没怎么喊动作,结果两个比较难的上坡弯道定点我都没有定,运气好啊!比较险的地方是在转圆盘路的时候,那个圆盘路不是水平的,转过一半以后就开始上坡了。我在下坡时挂的三档,上坡时车身突然开始剧烈发抖(熄火的前兆),我那时反应特别快,一脚踩下离合器,轰了一脚油就挂进二档,一气呵成!动作完成之后我自己都惊叹居然反应那么快,这应该是我学车以来最快的一次减档了。之后还算顺利,我最担心的定点停车也没出问题。考官说停车换人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这么快就完了?

6个人考完了,最后不幸挂了两个,都是因为速度和档位没有上去。

另一张车也挂了两个,其中有一个是我的同学,真是太可惜了。

不过,好在这件事终于完了。我也得以在第二天上网写这篇blog 了。

送我们回家的路上教练向我们展示了他的车技,见车就超,不愧是教练啊!不过没想到最后他居然被一辆TAXI 给超了,他只好说:那个人比我强!

要练到教练那个水平真是不容易啊!(不知要开多久的TAXI?)

8月26日 6:30PM

终于回家了。有一个同伴请我们大家吃火锅。好久没吃家乡的火锅了,结果那个辣啊~~~受不了,比厦门那次吃火锅不知要辣上多少倍了。

PS:今天来才发现一星期没blog 了,呵呵。

中学同学都陆续回学校了,我果然成了最后一个。真期待能早点回校。

2004年8月20日星期五

开车趣事

今天练车,仍然是被教练吼得最惨了一个。练了这么多天倒桩,现在在公路上跑却没有原来的感觉了。奇怪了,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学得比较机械?(后来才意识到确实是这样……)

今天仍然是在一段比较崎岖的公路上练习。据说这段路与考场的路比较类似。教练给我们讲了考试时上车/下车的要求:上车之前要在车门外站好,说“报告”,这才能进去。调整座位/反光镜等等后要踩两脚油门,一切正常的话要说:“报告考官,仪表工作正常,请指示。”

问题就出在这句话上。由于考生过分紧张,这句话产生了几种搞笑的版本:

“报告仪表,考官正常!”
“报告发动机,仪表正常!”

还有一次,汽车熄火,考生上车后忘了点火,鼓捣了半天后报告仪表工作正常。实际上汽车不发动的话根本看不出仪表是否正常。于是这位考生很不幸地被直接赶下车了……

考完后下车时就更搞笑了,要屁股朝外下车,据说是为了尊重考官。晕,这种规定真是够整人的了。

学开车时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比如大家规定压到牛屎就罚款5元(这种黑乎乎一大堆的东西在乡村公路上非常常见)。有时牛屎居然在路上连成了一大堆,真佩服那些可爱的牛,肠胃那么好,哞哞哞!(不由自主地想到了DIABLO II 里面的母牛。)

乡村公路上经常会出现一群鸡或是一只狗什么的。遇到这个情况大家一般都得让着走。规定:压死一只鸡赔偿100元,一只狗赔偿200元,一只牛赔偿500元。(我们的皮卡有可能撞死一头牛吗?所以我们都说这500元是用来修车的……)

不过那些鸡也不会傻傻地站在那儿等着我们撞。有一天一只鸡就从我们窗户前面飞过去了。看来鸡急也会跳车的。

这些事都是我们平时津津乐道的。

不过照我现在这种水平,要通过路考真是很难了。不知道到时候我会不会“报告仪表,考官正常”呢?

PS:网吧的破机子害我重新打了一遍。

其实今天学车真是苦乐参半。不仅仅是“学车趣事”啊。唉。

2004年8月18日星期三

Not A Perfect End, But

Anyhow, I have passed...

上午进行了桩考。我试了两次才侥幸通过。第一次在最后一步倒进甲库的时候,速度和方向没能控制好,结果越线了。那一刻我的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挂了,耳边只听到车箱里面的警告声:“越线,越线……”

第二次的时候我都没去看训练时的点了,完全听旁边给我把车牵引出去的师傅的指示:“(方向盘)打死……回一点……再回一点……打死!”就这样顺利地进库。耳边传来远处同伴的鼓掌声(我们约定好了的,只要车头进库半米就开始鼓掌,这时候就可以停车了),我停下车,看着后面的指示牌,直到上面出现“及格”两个大字。

松了一口气之后,我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

同伴们都通过了,而且全部是一次成功。我们离完美只差一步了。

真可惜。我训练的时候很好的。如果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适应那辆车的离合器我想我应该能一次成功的。

还以为自己的心理素质有多好。其实一样紧张得不得了。

中午睡午觉时我还一直在做恶梦,梦见汽车以极快的速度倒退。“越线,越线,越线……”

受不了,真受不了。害我一下午都情绪低落。

2004年8月17日星期二

明天便去桩考了

先说明一下我们桩考的要求。车库分为甲、乙两个连在一起的车库,中间没有东西挡着的。考试时首先从外面把车倒进乙库,然后两进两退,换到甲库停好。之后斜着从甲库出去,最后倒进甲库。整个过程要求不能撞杆、擦线,不能熄火不能中途停止超过一次。车停好后不能擦库之间的线。(这段文字其实是凑字数的。各位读者辛苦了。)

这两天练得还算可以吧。应该说达到了很高的成功率了。今天若不是因为一次意外的中途停车,那就每次都成功了。虽说只有几次是非常好。 不过明天是在常德考试,场地不同,到时候可能会有些偏差。这是我最担心的。心理上应该没问题了,这两天练得比较有信心了。

但愿我们大家都能一次成功。若两次失败,就得交250元RMB再考两次了。到时候就对不起这么多天的练习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8月过半了。等到路考结束,能一次通过的话,离开学也只有半个月了。时间--奔流。

说到上学,今天看了新浪的文章,给出了全国研究生院的排名。汗,我们的厦大居然比中南大学还要靠后啊!还有东南大学,还有山东大学都在厦大研究生院的前面。另外还有四川大学。

给个网址出来:2004中国大学研究生院排名 清华北大浙大列三甲

2004年8月13日星期五

把桩考推迟到了18号

不过这已经是前天作的决定了。其实若今天去考没准可以考过,别人都说考的时候旁边可以有人喊。不过也许靠自己的话会比较好。我们的练习时间的确是太少了。

今天下午他们就考了。不大想问他们考得如何。也许是心里有点不爽吧。嫉妒?

时间--奔流。我到底在干些什么。不知道。再次经过那里。再次不知道在哪里

蝴蝶的blog 不知为何竟然上不去了。难道因为太久没更新??

2005年4月21日补记:希望以后我看这一段话能看得懂我在写什么,呵呵,刚刚还想了半天。

2004年8月8日星期日

Kanon D-dur



昨天再一次看了《我的野蛮女友》,这才发现里面也用了Kanon D-dur,就是在牵牛给全智贤(她在剧中叫什么名字啊??)送花的那一段。之前全智贤曾打电话给牵牛,问他喜欢听什么钢琴曲,他说是卡农的什么什么,然后随口哼出了那段曲子(这时已经有很多同学像看怪物一样地在看他了……)。后来牵牛送花时,全智贤也正好在弹奏那个曲子。

很好听的音乐!我是在EVA 的相关音乐中第一次听到的,不过那是提琴的版本,在《我的野蛮女友》中则是钢琴版本,而且没有弹完,正好停在最好听的那一段之前-_-。

不过我还是不知道那首曲子的全名是什么,只好用EVA 里面的称呼了。

昨天晚上睡觉之前费了好大的力气,把我破电脑上的WMA 版本的D-dur 转换成MP3 格式,再用我的MP3 听,呵呵。

2004年8月4日星期三

两天没上路就忘光了

这两天都在练倒桩,今天上路,起步时居然熄了几次火。那辆车的离合器自由行程(不知是不是这个称呼)太短,轻轻抬一下就已经半离合了,我抬得太快,一下子就熄火了。刹车也是非常的灵敏,碰一下就减速了。

受不了,看来我真的把开车看得太简单了。

还好今天下了大雨,天气凉快了不少。

2004年8月2日星期一

倒了一天车,终于有点感觉了……

上午:

第一次:完全是听教练的命令,被他吼得稀里糊涂总算倒进去了。
第二次:再次被吼,倒车失败。

下午:

第一次:撞倒一根桩,幸好教练没看到。
第二次:终于实现了零的突破,倒成功了。
第三次:也算是成功了。

倒车好难啊!不过今天晒一天总算是没有白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