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月25日星期二

好久未写blog 了

今天在Daisy 的严格要求下决定写一篇blog。

考试很快就完了,我觉得这是大学以来最慢的一段考试时间了,不知是不是因为考试科目太多的缘故。上次考完经济法后写了一篇,被marler 批评了一次后就不敢再写看了令人沮丧的东西了。不过实际上还是很令人沮丧的。就是统计学和会计考得太差。那两科好歹还是花了很多时间去复习的。

但是不快的心情很快就被驱散了。19日中午被人拉出去吃了一次粥,下午宿舍又出去K 歌,晚上又和202宿舍吃了一顿饭(虽说那次没有一样合我口味的菜)。这样终于觉得毕竟不能因为考得不好就成天苦瓜脸了。

20日差不多玩了一天电脑,但是并不知道自己玩了些什么。

21日到了。下午12:30开始收拾东西,半个小时就搞定(东西太少了),1点去Holoo 宿舍,出发了。这次回家带的东西真是少,连泡面都只带了一包哈哈。

走到校门口时……

(省略敲键盘时死机,丢失的若干字……)

总之我以后再也不愿意坐21路车了。推荐大家最好要不要坐21路,1路车比它新多了。

上车了。无聊的17个小时终于过去。下车了。

向塘火车站,买票的时候队伍前面有个中年妇女,居然插队,而且一站就是十多分钟,结果耽误了我们的时间,没买到直达常德的火车票。我说你干吗插队啊,她说我有插队吗?郁闷,怎么警察叔叔都没来管一下。

浙赣线在改造,火车不时来个减速行驶,结果是我们晚点1个小时到株洲。之后我们坐汽车到长沙,联系到开桃源的汽车老板,得知车要6点钟才到长沙,于是我们去吃了面条,还趁机上了一个小时的网……

22点,终于到了桃源。听说下过大雪,但紧接着又出了大太阳,于是我到的时候就只能看到一点点很顽强的雪了……

站在家门口,按下门铃,我先在门外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门开了,里面几个熟人在麻将。老爸惊呼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一切仍是那么熟悉。我就这样回家了吗。1天前的22点,我在火车上昏昏欲睡;2天前的22点,我在无聊地上网。但是此时此刻我的家就这样生动地出现在我面前了。

以后陪爸爸妈妈的时间也不会很多了。所以这次回家我不会每天都出去上网了。我要天天在家里上网——因为我家那台破电脑终于可以上网了!哈哈哈!

回家的第一个晚上觉睡得特别香,短信都没发完就睡着了。此时此刻正在火车上干嘛呢。祝顺利。虽然已经到家了吧应该。

2005年1月9日星期日

考完经济法了

考完感觉一般,看完课件后感觉极差。就是这样。

唉,毕竟是复习太少,也就两个晚上再加今天一个上午而已。假如能再多复习一次,应该不至于这么惨了。一些地方记错,一些地方记混掉,还有一些地方是知道大概,却写不出准确的条文。若按老师的要求,应该会被扣掉不少分。

然后,我为什么没有多复习一次呢?如果昨天白天我能认真复习的话。我仅仅是拿在宿舍复习不进去当借口而已。

2005年1月1日星期六

新年第一天电脑就出问题了

呵呵,真是无语了,昨晚还好好的呢,早上起来就黑屏,挂了。

怀疑是内存的问题,于是拆了机箱,把内存拔出来重插了一次,开机,这次有声音了,滴滴滴地不断长鸣。借别人的电脑找了下资料,是内存没插好。费了好大的劲重新插好内存后,不会鸣了,不过还是黑屏。

没辙了,把电脑搬去电子城,那家伙换了根内存上去,马上能启动了,晕,果然是内存。

保修期过了,只好买新的了。250元大洋……受不了,第一天就损失惨重,唉。

不过总算是又能玩电脑了。这得感谢shiro,一路上是他帮我搬电脑的。要不是他我可要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