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30日星期一

南二的凤凰花开了

今天在四楼自习的时候,无意中扭头一看,发现那棵凤凰树开花了。

6月份要到了,昨天一群也许是大四的人在我们楼下聚会,吵吵闹闹的。我们明年这个时候说不定也是一样吧。

今天的天气真是太好了,总觉得厦门有很久没出太阳了。一群麻雀在草坪上蹦蹦跳跳,太可爱了,真想和它们大眼瞪小眼!

2005年12月1日补记:好像有点引起误解了……

解释一下:只是代表当时的心情而已,不代表什么。和7月8日那篇一样。

唉,真麻烦。

He was aware that he was still a child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By iamplj at 2008-01-19

刚才在洗衣的时候临时的感想,没时间写,以后有空再把这篇补全吧。进来看的朋友们不好意思了。

补写:实际上是想说,我的为人处事在很多地方都不成熟,经常生气,其实想起来就像是小孩子赌气一样。回想高三时的一些经历……

现实生活中需要学习的事情还很多。不知哪天才会变得比较成熟一点

2005年5月27日星期五

凌晨一点半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变态的考试安排出来,虽然心里犯愁,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了。

希望明天体格测试大家都顺利PASS。

希望明天BEC 考试顺利(不是我考)。

希望想听郎咸平讲座的人都能挤进去。

希望期末考试大家都顺利通过。

还有很多希望。先就这么多吧。

谢谢从今天开始到现在跟我联系的人,尤其是Rei II,只是今天回短信时很郁闷,刚写完准备发的时候手机就没信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很奇妙,很凑巧。我觉得太神奇了。

2006年4月26日补记:现在看起来怎么觉得好傻,哈哈。

2006-12-24补记:楼上的我太同意你的意见了,但是不是“好傻”,而是“非常非常的傻”!哈哈

2009/2/15补记:楼上的两们我太同意你们的……(话没说完就被读者冲上来群殴至死……)

2005年5月21日星期六

周六随便写一点

困扰我一个星期的“火气上升+口腔溃疡+嘴角裂开”连续技,今天上午终于开始好转了。真是痛苦的日子。吃东西要小心啊,容易上火的东西不要一次吃太多。

昨天下午召开系大会,宣布了第三学期的实习安排。原本以为会被集中分配到某个单位,这样至少自己不用发愁去哪儿,没准还能留在厦门。但是结果是让我们自己找。虽然有集中式的选择,但是名额很少,而且也要求住在附近的同学。想想也是,170多学生,要找个东家也挺难的。

不过对于我们省外的同学来说还是太不公平了。6月13号回去,7月15号又回来。然后又回去。当然我不准备再回去,对我是没什么了。我原本就计划暑假不回家的,看来还有机会回家了,呵呵。不过也不一定是在桃源找单位。有可能是澧县、常德、长沙,甚至广州也是有可能的。

考试也逼近了。不过今天又拖到十点才起床。觉得挺堕落的。不过也不知为什么会拖到十点。

说是不写blog 的,结果又写了一篇。唉,睡吧。我还说不想碰电脑的呢。

2005年5月19日星期四

又做错事。这学期怎么这么多错事

其实大家都没有错。

或者说,其实我们几个人都犯了一点点错,但是这个错误并不是出于恶意,而只是没有考虑周全而已。

我是这次事件的起因。我当时以为自己没人要了,所以hne 走过来问我有没有加组时,我说没有,他还特意问我,你们不是原来那六个人吗?我说他们没提起这个事。

所以我就加进他们组了。也是由于我的加入而让alwu 和sgh 也加入他们组的。

在sbf lnu txgt 打电脑给组长qqqq 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被人抛弃了。但听了那个电话之后我意识到其实我们应该跟以前一样组的。我很后悔那么轻率就做出了承诺,很后悔上课时怎么不问问xta 要不要分在一起,很后悔下课时xta 经过我面前,我怎么没拉住她要不要分在一起。实际上也是因为他们没提起这个事,我才以为自己没人要的,但是话不能这么说,为什么我就不有主动问一下他们,而非得等别人问我呢?这件事简直就像我不主动找工作,而让工作找我一样荒谬。

但是承诺一做出便没办法悔改了。我害了alwu,我至少和hne、sbf fgef ahty以前合作过,但alwu 和他们并不熟。而且他觉得以前那一组气氛比较好。所以一起去自习时他问我要不要再回到fifth 去。我怎么会不想。但是话都说出口了,总不能随随便便又跑掉吧。这样hne 那边也不好做。于是我说算了,就这样吧。alwu 也只好说算了。

之后的一段路我和他都没说话。他在一楼找了间教室。我还是去了四楼。在四楼也没做什么事,alwu 找我要了sbf fgef ahty 的手机号码。我写了日记。心情静不下来,看不进书,就跑掉了。经过一楼时alwu 也无心恋战,和我一起回来了。我请他吃雪糕他居然选了最便宜的那种。

QQ 上了没多久,看到xta 上线,跟她道歉。我也收到系统消息说xta 退出群了。

早上起来,看了好久没去看的blog。其实这次做案例我也搭了很多便车,主要是最后几天,可能是在电脑前面坐太久的缘故。不过也部分是因为alwu 是个超级工作狂,他以前做优秀班级竞选时,几乎一个人把所有的事都包下来,累了个半死,评选的那天晚上他央求我说,让我去操作PPT,他实在不行了。上学期做风险投资的案例,也基本上是他一个人在做。这次做中财案例,他又一个人在旁边静悄悄地做,都不给我分配任务。而我也很无耻的在那边心安理得地玩五子棋了……

我把这些说出来,希望能化解一些矛盾。事情是由我开始,并不是从sgh 开始的。那个电话也并不是sgh 首先打的,而是sbf lnu txgt 打,然后说着说着说不清,就让sgh 跟qqqq 说了。如果sbf lnu txgt 让我跟qqqq 说,也许不会有这种误解吧。hne 或者sbf fgef ahty 说了什么话我不是很清楚,不过他们两个只是来找个人组队而已。我跟他们比较熟,当时又傻傻地坐在教室,没走,这样他们就过来了。其实也部分是因为和他们俩比较熟我才那么快就答应的。换作别人我可能还会拖延一下。真是讽刺。

现在夹在中间最倒霉的应该是qqqq 吧。两边都那么好。

昨天晚上睡觉前也一直在想这件事。我很后悔当时为什么不主动一点。后来做梦梦到自己感冒了。醒过来一看原来是被子被踢开了。好冷。

90篇倒数第二篇

一个多星期没来,BlogBus 变了不少。

分类功能变成了Tag 功能,更加灵活,而且也解决了有些文章不好分类的问题。但要适应它我还得花一点时间。其实可以把它理解成搜索引擎的关键字。Tag 功能用得好的话,有可能会增加访问量吧。

导出功能终于出现了,但是还没有导入功能,汗……

我的日志数接近90,这个月底如果能突破90的话,就该做一次存档,并换一个模板了。前些天兴致勃勃地想要冲到90篇,最近却没了写blog 的兴致。老实说这一个多星期来我基本上没来逛过。主要原因是有点忙,中财的案例总算结束了。本该是个圆满的结局的,但昨天晚上因为我随随便便答应了别人,导致一连串后果发生。这个事以后再说。其次是因为最近玩电脑玩一会儿就会累,视力也下降了很多。所以我现在玩很少了。QQ 都很少上了。我那天把QQ 的个性签名改成“我不要碰电脑啊”,老爸看到后关切地说:“儿子,碰了电脑会怎样啊?你可要挺住啊”,呵呵,也不会怎样,就是会一直粘在电脑前面而已。所以我觉得不碰电脑对我来说是好事。最后就是有时候真的想写,但要么不在电脑前面,只好写进日记;要么就是宿舍一堆人,不方便写。

也许今后一段时间里也不会有前段的那种更新频率了吧。如果条件适合我会选择更新的。

QQ 也不会挂了。案例做完,我的FTP 也不会让它自动开启了。总之我的电脑要经常休息了。对不起我的电脑,以前主人总是折磨你,你本来不应当做FTP 这种粗活重活,我不仅让你做,还不限速让别人下载。我还经常从早上开机到晚上熄灯,更严重的时候,几乎就是24小时开机。你真是太累了。我以后会好好待你的。

2005年5月9日星期一

有点不明白关于文凭的一些事情

上午上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时,老师说了一些以后就算读了博士,出来后反而会比不上那些以前高中毕业就参加工作的同学。她说你们大学三年太不抓紧,而那些早参加工作的同学很抓紧,他们有危机感。她说以后学历越来越高,某些单位以后甚至不会要博士,因为成本太高,而实际性能又不一定好。

这一点其实我也同意,毕竟考研的人越来越多,以后高学历的人是会普及了。但是我从父辈那边又得到不同的信息,说以后找工作就是靠文凭。

老师们的说法也是多种多样。当然由于我们这个专业找工作还比较乐观,所以选择的道路自然会多种多样。

只是我不明白,哪条路是对的呢?哪条路是适合我的?其实我并不喜欢做研究。实际上要考研的人有几个是真正想做研究的。都是为了以后找工作方便吧,或者说是想暂时逃避。

无奈!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的老师说,你们明明知道第三产业是以后的主流,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去服务业。职业歧视她说。其实我觉得她的话是没错,但是我们国家目前整个潮流是如此,服务业就是容易与“低的地位”联系起来。昨天看《环球时报》,上面一篇文章说有个美国名牌大学的学生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去专门帮人清理狗粪,收入还不错。他说,我父母出钱让我成为名牌大学的学生,但我出来后却帮人清理狗粪。不过他说他一点也不觉得耻辱。这就是不同之处吧。

说不好了,还是得继续努力。长辈的意见有时可能比较保守,我也觉得他们在某些方面并不了解我,他们以为我很爱学习。但是实际情况是有出入的。不过,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擅长哪方面。这也是很郁闷的事吧。很无奈。

2005年5月5日星期四

BlogBus 的用户ID

BlogBus 的用户名都与一个数字ID 联系起来的,这个在申请时就决定了。例如我的ID是22841,如果在地址栏里面输入http://www.blogbus.com/blog/blog/goto.php?BlogID=22841 这样也可以连进我的blog。

这个ID 不是说,我是22841号,那么我就是第22841个申请的人。不是这样的,这个QQ 号码一样。但是基本上它仍然是按照申请时间的先后排序的。我比蝴蝶要迟申请,所以蝴蝶的ID 号会比我靠前。heartplace 的ID号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已经到了3开头的了。

因此可以通过更改上面那个网址最后的那串数字,得知那一天跟你差不多同时申请的人的blog。我刚刚试了22840和22842,结果一个没写,一个要密码,真不爽-_-

要得知自己的ID 号--进入管理中心--点那个“在新窗口浏览Blog”,这时新开的窗口地址栏里面就有那个ID 号了。

今天还尝试想找到第一个用户是谁,找到3000,还有,但是2999就没有了。奇怪的是3001也没有。真是奇怪。

2005年5月4日星期三

机动战士GUNDAM SEED Destiny 第28话中的BUG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By iamplj at 2008-01-19

今天在BBS 上,看到JUDE 发文指出的。

仔细看舰长后面坐的三个人,居然是议长、阿斯兰和卡嘉丽……

这三个人,一个远在PLANT,一个开着Savior 在跟基拉纠缠,还有一个开着Strike·rouge 在一边哭鼻子……

这个场景明明是刚开始几集中才出现的,制作公司真是太会省钱了,哈哈。

不过为什么我要写这篇呢?其实只是凑篇数而已……

2005年5月2日星期一

我被EVA 荼毒的经历

EVA - Thanatos



我看EVA 是受WDD 的影响。罪魁祸首啊!

那是在高一,应该是下学期。当时他买的《动漫时代》杂志里面附送了一张EVA 的Death & Rebirth 的VCD,他向我大力推荐这部作品,于是我便去他家看了EVA。

第一遍看下来,根本不知道在讲些什么东西。什么都要问WDD,当时我看到初号机“第一次直上会战”,暴走的时候撞到第三使徒的AT 领域,立刻惊呼“防御罩!”WDD 纠正说这叫AT 领域。其实他也不懂什么叫AT 领域,哈哈。后来我看到一些文章说,AT 领域第一次出现时,很多科幻迷称之为“防御罩”,像我就是那种类型了:)

Death & Rebirth 其实只有两集,一共才60分钟,是对EVA TV 版故事的概括,但也有新加或者改变的东西,比如这里面绫波笑的那个地方,比TV 版要好看多了: )

当时关注的也只是里面的战斗场面而已,并未理解到深层的东西。那时我把WDD 的光盘借来,用超级解霸把里面精彩的场面截下来,没事就看,其后果是我成天学初号机暴走的动作,对着空气中虚无的敌人攻击;再不就是学初号机从地下冒出来,头往上仰一下,然后脱离安全装置时,肩膀往前送。搞得自己像个傻冒一样,哈哈。

(PS:初号机干掉第三使徒的动作,跟KOF 里面八神的MAX 八稚女真的很像。它们之间有没互相借鉴呢。)

后来没多久,WDD 终于弄到了EVA 的TV 版,借回去看了一下,再一次被震撼了。EVA 的每次作战都令我直呼过瘾。最血腥的场面,比如初号机从“夜”里面把它撕裂,再从天而隆,“夜”使徒的血真的跟下雨一样。再比如对付被感染的三号机,那是血流成河,这两个都非常震撼!唉,怎么尽是这些东西。总之的确是少儿不宜。后来大陆引进版《新世纪天鹰战士》就把那些场景给去掉了。也好,省得荼毒了中国儿童的心灵。

再后来,WDD 也弄到了剧场版,看了之后害我一晚上没做什么事情只是发呆。到那时才改变了对明日香的偏见,觉得她真是太可怜了。

到后来慢慢的体会到了EVA 的深层含义。我开始喜欢上了Rei II,开始成段成段地抄EVA 里面的台词并不由自主地在某些地方用上(比如我的日记),开始被EVA 里面的消极的思想影响。啊,完了,我掉进EVA 的魔爪了。日本的精神鸦片啊!虽然这一部在日本国内要受欢迎多了。

那时我以为自己跟真嗣一样了。因为自己这么以为,所以就真的变得跟真嗣一样了。所谓的心理暗示就是如此吧,呵呵。我做事情的态度也和真嗣一样,什么事都觉得无关紧要,而且很自闭(好像现在仍然有点自闭,与人交往还是那么不主动,郁闷……)。成天说着“展开AT 领域”,还有自己的AT 领域被人穿透之类的,搞笑。

“没事的,我可以撑过去的。如果将心封闭在体内的更深处,这么一来身体的痛,心灵的痛,就连恐怖也会在毫无感觉的情况下过去吧。”真嗣就是这种态度。当然后来转变了。

整个颓废阶段大概有一年,真是黑暗的一年……现在想起来觉得不可思议,像我这样做事三分钟热度的人,居然会被EVA 影响长达一年之久。2000年9月13日,第二次冲击之日,当时我和另外一个EVA 迷傻乎乎地说,会不会真的有第二次冲击呢?

9月13日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除了那天晚上打了雷以外(寒……)。

到后来就没有那么热情了。初中和高中各有一段时间对某种东西很痴迷,初中是BEYOND,高中就是EVA 了。

EVA 是很不错的一部作品,最近开始很想重温EVA。

实际上当时我只是看到EVA 很表层的东西,它好像是很消极,但是真正的看下去,尤其是把TV 版25、26话仔细看几遍,那就会明白EVA 其实是借消极的描写,来让我们学会如何面对EVA 外面的世界。

“EVA 所体现的不是人类悲观世界的价值,它的价值正是让人学会寻找EVA 之外的现实价值,那正是生存之法,生活守则。”

(今天刚在论坛上看到Fan甲的一段文字,顺手摘抄过来了。)

还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到底是因为Rei 喜欢上她,还是因为她才喜欢上Rei 呢”

以前就一直问自己。但是已经没办法知道答案了。也许就算我回到那时候也是没办法知道的。

关于Rei 的背景音乐,Rei 微笑的那一段,放的是《Rei II》。而在她准备用自杀去攻击“力”使徒,以及Rei II最后自杀的那一段,放的就是我最爱听的《THANATOS》,“死亡”的意思。就是现在在放的,如果能听到的话。

刚开始时是很悲伤,到后来变得有点激昂,像是得到解脱一样。其实这跟Rei 短暂一生的经历是一样的。

PS:今天看23话时才看到初号机也差点被第十六使徒侵袭。天那,为什么我以前没看到过???完了完了,我今天才看到,啊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疯狂暴走中……)

PS2:后来才发现原来21、22、23话后来是有改动的,似乎就是上次看到的“EVA RENEW”。不知是不是。所以以前的版本自然不会有那些镜头了。

看来真得重温一下EVA,看我是不是还有哪儿漏掉了。

PS3:很久没去关注EVA,刚刚在EVACN 论坛上看到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看来偶真是老土了,呵呵:)

从修电脑展开……

经常被人叫去修电脑。虽然很累,基本上还能做到有求必应。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却觉得修电脑特别累,开始百般推辞了。即使过去修,脸上也没办法不做出难看的表情。都说眼睛不会撒谎,我却是连表情也无法撒谎。心情不好的时候便装不出轻松的表情。当然即使我心情不坏,表情一般也不会很好。大概是我受父亲的影响较大的缘故。结果让我这个双子变得不像双子,至少外表上不像。

扯远了,本来是说修电脑的。我的电脑只懂皮毛,充其量也就当个电脑修理工而已。遇到高深一点的知识我便摸风不到。初中时代曾经很狂妄地以为自己电脑很强,碰了几次钉子后不得不承认其实很菜。那几次钉子包括:

  • 在机房顶撞老师结果老师说就是因为我导致整个机房不能启动。(现在想起来好像不是我干的吧?-_-)
  • 看到什么程序都想执行一下,结果不小心执行了DM,把QFY 老师的硬盘给低格了。后来QFY 老师在修电脑时说:“Pen 这个人啊,说他懂电脑,其实他什么都不懂;说到不懂电脑呢,他又懂一点点。”(不是当着我的面说的。那是WDD 告诉我的)
  • 在编程序时数学不过关……
  • 还有一些暂时想不起来了。
说起来,我也忘了是怎样认识QFY 老师的,既然那次低格他电脑硬盘时他就知道我,那应该是在初二之前就认识他了。也许是通过Scorpius 吧。QFY 老师电脑很强,但是有时候很搞笑,比如把身份证当成IC 卡去打公用电话,或者是用电视的遥控器去控制空调。不过现在感觉他城府其实很深就是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在我们学校消失了。听说是调去了长沙。

另外一位老师就是梁老师了。脸上永远挂着笑容,他对我和Scorpius 很好。去年暑假学车时的黎师傅和他性格很像。

再就是谭伯伯(我们那边方言叫年纪比母亲大的妇女也是叫伯伯),我爸爸所在单位的打字员。当时她打字时用的电脑没硬盘。这对现在硬盘动不动上百G 的情况来说是不是很难想象。那没硬盘的电脑要怎么用呢?首先,用一个5.25英寸的软盘(早就被淘汰了,不过那个时候3.5英寸的软盘还见不着)启动电脑,出现DOS 提示符后换另外一张WPS 的软盘,进入CCDOS(那时还没见过UCDOS),再进入WPS。打完一篇文章要保存的时候,得再换一张专用的软盘放进去才行。当然,用电脑打字已经比较先进了。我在那个打字室里面看见了闲置不用的用铅字的打印机,原理有点像古代的活字印刷……

DOS 时代的经典的WPS--试问当时国内的办公软件,谁敢与WPS 争风?还有那个经典的万能密码:CTRL+QIUBOJUN,求伯君真是个天才,呵呵。

我去她的打字室玩的时候,她有时候会让我打一下字。可以说她是我电脑的启蒙老师,虽然只是启蒙我打字而已,但这对我喜欢上电脑真的很有帮助。

Scorpius,电脑高手,资源狂。刻了N 张游戏盘和动漫盘。这一点和某人有点像: )

初一上学期期末考试时认识他的。中学的那些时候我和他在机房干了不少坏事,给几位学弟学妹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人曾经跟我说,Scorpius 的性格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和他合得来。我也不知道。他的性格说起来有点像那种真正的电脑高手,就是像一些关于黑客之类的小说所描写的一样。这次寒假回家和他出来玩,他的性格一点都没变,还是那样。他对编程似乎有一种天生的直觉,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是天蝎座的缘故。

还有一位真正的高手,比我高三届的样子。懂汇编,打字速度超级快,他真的是当时我们学校打字最快的。我是通过一次打字比赛的练习过程中认识他的。那次我亲眼看到他在TT 里面打出了80个词每分钟的超高速度(英语)。太强了。不过后来去参赛时他却没拿名次,因为比赛用的是打字机,国外常见的那种,跟电脑键盘不一样,我们都不熟悉所以全挂了,好像只有一位师姐拿到名次。那次比赛正值初二上期半期考期间,我为此错过了历史考试。比赛也没拿到什么。又晕车。因此怀恨在心了很长一段时间,呵呵。

另外一次参赛是和QFY 老师、Scorpius 一起去的。结果也是一无所获。不过那些高手实在是太强了。那些人和前面提到的懂汇编的师兄一样,是真正的电脑高手。怎么说呢,他们在编程上的造诣已经远远超过了我所能理解的范围了……

不过那一次出去,第一次脱离父母外出,第一次住旅馆,第一次用公用电话,第一次进大学校园。太多第一次了。也不能说没收获。我现在还记得回来时我们三个都很累,都躺在汽车后排睡着了。突然汽车一个急刹车,我们三个全都滚到地上。由于我本来是趴着睡的,因此滚下去的时候摔得比较轻,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他们两个可能是摔得有点迷迷糊糊了,都以为只有自己摔到,很不好意思地爬起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又坐好。后来交流一下才发现其实我们几个是都摔下去了,哈哈。

那次参赛准备花了我太多时间,以致荒废了学习。实际上我准备参赛时也是一直在玩,就像我现在坐在电脑前面做的事情一样,很少去看编程的。买电脑是用来学习,这样的目标真正能做到的人应该很少吧。而我偏偏又是那种坐在电脑前面就一直有事情做的那种。实际上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

我的理科很不稳定,高一期末讨论分文理科时,班主任说我两个都行。我如果想以后朝电脑方面发展那肯定是要选理科的。当时我也有这个打算。但是那次比赛再加上N 多七七八八的原因(都是我自己错。我自己不抓紧),我高一期末考物理只考了32分,哦耶!居然比年级平均分还要低一分(那次物理考试是不是太变态了。其实当时我们班的物理老师很好,所以我觉得只考32分非常对不起他,到现在我看到他还躲着走-_-)。于是我只好学文科了。说起来,一次考试也不能证明什么啊,后来几个理科班的好友跟我这么说,怎么只因为一次考试就不学理科了呢?所以高二分班后我也有点后悔,“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于是我很颓废,在高二半期考(或者是月考?)的语文作文里面,我把关于分班的后悔写了进去。作文得分最后是这样的:35分-10分=25分。语文老师本来是打35分的,后来她又扣了10分。她说:“太消极了。”同时此文引起了班上老师的高度重视,他们把我当成思想教育的重点对象,一天之内三个老师找我谈话。汗倒。再加上父母的开导,所以后来我也专下心来学习文科了。

说到分班我忍不住想提提Rei II,高二刚进去时还是按高一的班级的,不过座位自己选,反正过几天就分班了。我至今很后悔的事情,就是我记不起来,当时Rei II 是不是就坐在我后面呢?还有她当时穿了件什么衣服来着?

当然要说到她,其实我对整个高一都很后悔就是了。

若是我当时选择了理科会怎样,我应该会被分在245班,应该会有更多机会和Rei II 见面(准确地说是瞄见),也不会有VBN3,当然可能会出现其他的某人成为VBN2(这是很奇怪甚至有点变态的想法,但我想应该会那样发展的)。我会交上245班的朋友,同时也失去与239班的许多同学成为朋友的机会。比如Dic,也许和她只是很普通的朋友;比如ZZ,尽管我家和她家关系很好,但是我感觉是自从高二之后才和她比较好的;比如典型、JR、霞姐、凡凡、美女还有小丸子,这些朋友我甚至都不会认识他们。我的大学,如果我在理科也能有在文科的成绩,也许会是华中科技大学,也许是华南理工,川大也有可能,厦大当然也有可能。但即使是在厦大也应该不是在现在的班级了。这样我会失去和现在的同学认识的机会,我的blog(如果会写的话)的链接应该会没有蝴蝶、Daisy、heartplace、shiro以及最近才开始写blog 的朋友。也许我会遇上一大帮电脑高手,如果不是讨论病毒、黑客这些东西,那肯定也会一起玩星际CS 魔兽。当然我并不是说后悔现在的班级,我只是在说一种假设。

但是且慢,说了这么多也许,有个前提却很难达到,即我在理科班得取得和在文科班同层次的成绩。其实……其实……偶的理科真的是不行……

所以从梦中醒来了。如果现在叫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选文科。只是不会再用当时“‘文’字比‘理’字好写所以我选文科”这样的理由了。而且我肯定会记住当时Rei II 是不是坐在我后面还有她那时穿了件什么衣服!!!(寒……)

又跑题了。我不是故意的。不过好像一直在跑题啊?从修电脑说到分班还有大学上来了……

算了,再写下去要变成我的中学回忆录和分班后果YY 了。今晚想去自习的计划也泡汤了。唉。电脑害人啊!昨天刚看了《发条橙子》,里面有种方法,用科学方法使罪犯对犯罪的事情产生生理上的本能抗拒反应,这样就杜绝犯罪了。当然试验的结果最后是失败了,因为经受不了社会对它的考验,后来主人公又变回了原来的性格。我觉得我应该训练一下,对电脑产生同样的抗拒反应,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