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9日星期日

老爸老妈抢电脑

这都是因为有人给我爸爸安装了QQ 游戏里面的广东麻将。本来妈妈是没有玩的,她都是在真实世界打麻将。但是过年的这段时间在真实世界里面没什么人陪妈妈玩,于是爸爸介绍妈妈进入了QQ 游戏这个虚拟世界……

于是我就惨了。只有爸爸一个人和我争都算了,爸爸总得做饭吧。现在是爸爸一下电脑桌,妈妈马上接班。要不是刚才妈妈发话,要爸爸让我玩一会儿,我都没时间诉苦了。

不过他们两人战绩很好,在他们两人的努力下,分数已经从一开始时的-50多分,成长为103分,级别由“雀蛋”成长为“雀头”再成长为“麻雀”。好厉害啊!

过新年也没什么特别要说的。只是发短信发得累死了……好想换新手机啊……

2006年1月23日星期一

一段时间没更新了

陈奕迅 - 十面埋伏



考完研后本应该有很多事情很多感想。这次回家是最辛苦的,也应该有事写。还有回家。但是突然间失去了兴趣。我连日记都没写了。更别说blog 了。

说不清楚原因。就先遗忘这里吧。星际和魔兽不是都有个著名的地图叫"The Lost Temple" 的吗。也许过一段时间又会重新开始写吧。或许明天就开始了。这个令人难熬的寒假……还有一个月……那时我都回学校了。况且一个月不一定能好,网上有些人拖了两个月都好不了呢。

连今天下午给某H 同学(正版小字典)修电脑都没办法去了。同学聚会……似乎也难得去了。

今天中午回来的路上桃一中放假。熟悉的一幕幕。脑中也时不时会想起某人笑着叫我的名字……

“只差一点点即可以再会面”

那天当火车在株洲站外面排着队进株洲站时,我就想着这一句歌词。其实我也知道不算会面的,但是至少知道彼此的方位吧。

那时我已经站了六个小时,其实跟别人比也不算很长,但是那时特别累,腿都快站断了。那时和某人发短信。本来我盘算着可以同时到常德呢。

那六个小时里我用音乐麻醉自己的腿。因为正好旁边座位上有个MM 一直哼周杰伦和家驹的歌。好难得,会有MM 喜欢家驹的歌。

只有淡忘
从前话说要如何
其实你与昨日的我
活到今天变化甚多
只有顽强
明日路纵会更彷徨
疲倦惯了再没感觉
别再可惜计较什么
始终上路过

果然是“疲倦惯了再没感觉”啊,呵呵,好不容易进了株洲站。

出火车站的那一会儿,雨下得特别大,我和holoo 顶着雨,绕了个圈才知道售票厅换了地方。那时真觉得自己是新时代的难民。

排了半天队,居然被告知:去常德的火车票只有三天后才有。

我们晕!只能坐汽车了。holoo 提议把我们在向塘买的学生票退掉,于是我傻傻地拿去退票窗口。那售票员看了我们的票,狠狠地白了我一眼说:“你干什么啊?”

我说:“退票啊。”

她说:“学生通票你还想退?”

确实是很白痴……

第二天下午才到常德。下车后居然找不着汽车北站。我们还算是常德人吗?

不算。我是桃源人,holoo 是观音寺人。

快5点的时候终于到了桃源。

结果那司机居然不进桃源汽车北站,而是上了环城路。

我问:“师傅,您这是要载我们去哪儿啊?”

(乘客甲:“悟空,你还是别追啦!”(此乃虚构情节))

师傅大惊:“去汽车总站啊。”

我这才知道原来桃源修了个汽车总站,原来的湘运车站、北站和南站现在统一并到总站了。

5点,我终于到了桃师门口。刚出车门就被亲爱的老妈逮了个正着。

终于到家了。2006年1月18日,下午5点。我们是16号中午出发的。老实说根本不算久的,跟更远的同学比起来的话。不过这四年来寒假回家就属这次最累了。

接下来的这几天就是……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