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29日星期四

2006-6-29

6月23号到27号之间发生了许多事:三天内第一天从厦门飞到长沙,第二天从长沙飞到福州,第三天回到厦门。回来后一直想写blog,却一直没机会(其实是我太懒了……)。

结果到了现在,也没什么心情写了。可惜了吧,不过算了。这几天的某两个时刻多多少少使我明白了一些东西,一些大概是从3月份开始迷惘的东西(不是找工作的事……)。

毕业前最后一次为了找工作疯狂奔波,但是仍然没有最终结果。两个都有点希望,但是经过几个月来若干次美梦破灭后,我已经很害怕抱有希望。即使是我自己认为很合适的职位,也同样会被鄙视,更不用说那些自己觉得不适合的岗位……这两天没消息过来,更加让我觉得又会没戏,唉。

昨晚。

一群人出去喝酒,两桌同学分别出去却神奇般地坐在一家店里面。结果发生了惨烈地喝酒战斗……最后某人摇摇晃晃地走进我们宿舍,扶着衣柜坐下,说:“不行了,我都吐了一地……”呵呵。

我只能庆幸我没去。绝大部分时间内我都不喜欢喝酒,并且不理解为什么别人那么爱喝酒,所以我也一直逃避喝酒。晚上去接一个同学回来(提前从酒桌上撤退下来的……),我们聊了一些关于喝醉的话题。后来我终于想明白,喝酒这种奇怪的活动短期内是无法改变的,与其逃避,不如接受。

那个同学关于自己故意想要喝醉的话令我想起来,换作是去年十月份的我,应该也会故意想喝醉吧。

只是目前我清醒得很,我也不想用喝醉来逃避清醒。

今日。

上午,毕业典礼。

中午去照了学士服,因为妈妈说过不管怎样也要照学士服的。

照的中间还发生了小小的争吵。低调,低调。没什么好吵的。天气热,照相是受罪,大家,消消火(请用张娜拉在惠尔康菊花茶广告中的口气读……)。

照完相回来就去领了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完结了。"To all things come the end."

不过不是句号,而是分号。

照完相回来后,帮某人甲搬东西的过程中,见识了更厉害的吵架。用某人乙的说法是:“都是几个熟人,也就不用遮遮演演了。”不过好的也快,呵呵。

我只能说祝他们幸福。

晚上去舍撮,在川香兔。还算不错。期间照了不少搞笑的照片,哈哈。

最后是关于电脑的问题。我似乎是只能用中铁快运把电脑托运到常德去了,所以最迟7月1号必须得运走。

所以,这两天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备份自己电脑上的东西了……

所以,7月1号开始我就不能自在的玩电脑了T_T
2006-12-24补记:从3月份开始迷惘的东西……是指什么?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2007-6-23补记:貌似是“我终于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这种东西吧……

2006年6月12日星期一

累了,先去睡了。

经过一下午的研究,最后决定从365Keydel.icio.usBlinklistSpurl 里面选择del.icio.us。随后开始一条条地把本地收藏夹里面的网址post 到del.icio.us 里面去。我知道del.icio.us 支持直接从IE 收藏夹导入,但是我想重新规划一下我的收藏夹。

结果是弄到现在还没有弄完。不过del.icio.us 越用越喜欢,真是相见恨晚了。

家里最后还是为我在长沙找了份工作。晚上在QQ 上和爸爸聊天,我刚想说比较希望能靠自己在厦门找份工作时,爸爸说,回湖南也好,我们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你年轻,有的是机会。

于是我的话变成了一个字:“嗯。”

多多少少有些不甘心,有些无地自容。但是如果真的发生,那还是接受吧。今后不管是什么样的路,我也会走下去。(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这句话了-_-)

回长沙也不错,同学多。也方便回家。也·¥¥……#%#·¥!什么什么的。还可以看超女,哈哈。

当然一切还没定数,这只是在我真正失业前最后的选择。

希望能像今天澳大利亚最后十分钟逆转小日本一样。大快人心。

PS:关机前看了一眼TM,发现它的小秘书是这么说的(看最下面一句):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By iamplj at 2008-01-19

腾讯也挺搞笑的。不过我更佩服比我更晚睡的4个人,哈哈!

2009/5/10补记:我向来拗不过父母,唉……

The Usual Suspects


虽然前几十分钟看得我想睡觉,但是直到后来才恍然大悟。于是忍不住又从头开始拖着看了一下,原来导演在好几个地方都已经暗示过了,只是不到最后基本上是猜不出来的。Kevin Spacey 的演技太好了,把电影里外的人都给骗了。

电影刚开始时,那个"Keyser" 问Keaton “你现在觉得如何”时,Keaton 说:“我腿没知觉了……Keyser。”停顿了一下才说出Keyser 的名字。我回过头来看时才明白这个停顿是在暗示Keyser 其实就是他们身边的人。

此外,当时Keyser 用打火机点烟时,镜头对那个金色的打火机来了特写。之后Keaton 又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现在几点钟了”,镜头也给了Keyser 戴的金表一个特写。而到最后,Verbal 离开警察局,取回被关押时自己被扣留的物品,那两个物品赫然就是一个金色的打火机和一块金表。

另外,Hockney 被射杀,转过头来看到凶手时,脸上一副惊奇的表情。McManus(这家伙是一帅哥)临死时对Keaton 说了一句话: "The strangest thing..." 他也对杀死自己的凶手居然是某某感到非常惊讶。想来也是,他们五个人都是久经沙场的狠角色。特别是Hockney,他去取钱时根本不看周围的情况,一点防备都没有,还很轻松地哼着歌。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看到周围有同伴在掩护他。

最后就这样结束了。影片最精彩的还是Verbal 离开警察局后,Kujan 警官突然发现Verbal 刚刚向他交待的一些人名、地名还有人物描述等等,居然是从对面墙上贴的很多报纸、便签上面得来的。最恶搞的是,Verbal 说Keyser 的律师叫Kobayashi(日本名字,就是七龙珠里面的小林),而Kujan 手上咖啡杯底部的商标竟然也是Kobayashi。Kujan 恍然大悟,冲出去想把Verbal 追回来。但Verbal 已经被等候多时的律师"Kobayashi" 接走了,而且他走路很正常,完全不是影片大部分时候的瘸子形象。

为什么从来没人知道Verbal 就是Keyser,因为和Keyser 合作的人都挂了。Verbal 故意装作又瘸又胆小,显得很没魄力,让身边的人不去提防他,结果他是最狠的角色,哈哈。

亏那个Kujan 警官还好意思说:“因为我比你聪明,我会得到我想知道的一切”、“因为你(指Verbal)是你们之中最弱的一个,因为你是瘸子”、“我当警官学的第一件事就是识别罪犯”,罪犯就在他眼前他也没认出来。不过最后能醒悟过来,也还算是个聪明人。

只是原来还是比他更聪明的人,哈哈!

2006年6月11日星期日

2006-6-10

不知不觉居然好久没写blog 了,真是少见。

我检讨,我错了。其实除了5号那天帮人修了整天电脑以外,都没什么事忙。

其实我好像主要是去逛SMTH 去了!

最近开始终于体会到信息过载的痛苦了。BBS 上某些版块,放眼望去,都一样,东南西北,同方向,这片海,很流浪,等待风起催我启航……我很多时间都浪费在这些水版了。于是我只好首先:按下"/"键,输入某人的ID,看看最近有没什么活动。一般都是没结果。然后,按一下End 键,再按一下c 键,于是整屏整屏的文章就这样被我标记为已读了……后来干脆直接把收藏夹里面的那几个水版给d 掉了。

今天上午去面了深发展。昨天晚上正儿八经准备面试问题到两点,舍友看完世界杯回来我才关机。结果面试时还是会紧张,一紧张准备的东西又全忘了。那个HR GG 很惊奇地问:“自我介绍就完了?你还真简洁啊!”随后HR JJ 问了我一个很郁闷的问题:“你都去过哪些地方找过工作?”结果我想来想去最后只说出一个地方:“广发展。”也许是两家名字太像了吧。广发展?深发展?在我找工作以前我一直模模糊糊地觉得它们两是一家的。最后很快就结束面试了。估计又是没戏。唉,我凄惨的被鄙视的历程,估计又要加上一家单位了。改天有时间真的做这么一个列表出来。风萧萧兮沅水寒,PENPEN 一去兮不复返……

一只小企鹅问他奶奶:奶奶~~~偶是一只企鹅吗?
奶奶说:对啊,你当然是企鹅。
接着他又去问他爸爸:爸爸~~~偶是一只企鹅吗?
爸爸说:当然啊,你是一只企鹅。
小企鹅:可是偶觉得好冷啊……

给这篇日志命名时才想起来,原来今天是6月10号,家驹的生日。我没记错吧?从1996年开始不知不觉我也听了10年家驹的歌了,虽然刚开始时并不知道是BEYOND 的歌,而且也不知道那时候家驹已经……T_T所以俺决定这几天要一直听家驹的歌,哈哈!好喜欢听家驹一些歌里面吉它的演奏啊!!比如这会儿正在放的《再见理想》的前奏部分!还有很多很多其它的歌都是!

2006年6月1日星期四

飞越疯人院


McMurphy 为了逃避监狱的强制劳动,装疯进入了精神病院。他不喜欢医院严格的制度,希望能让病人们过得更快乐些。他不歧视精神病院的病人,把他们当朋友,希望能和最好的病友Chief 一起逃离精神病院。他带病人们去钓鱼,组织篮球赛,一起看棒球世界杯(虽然电视并没打开),最后在计划逃离的晚上组织了一场Party。那些“疯子”快乐极了,好像我们小时候不懂规则随便玩乐一样。尤其是那个满脸胡子的老头被别人扮成圣诞老人,他那一副开心的表情真的像孩子一样。

电影放到这里只剩20分钟,此时他们病房的窗户已经打开,McMurphy 随时都可以逃走。我以为这部电影就是一出喜剧,最后的结局应该会和肖申克的救赎一样,主角最后成功逃出困住他的地方,高呼:"Freedom!" 然后远走高飞,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结果不是。McMurphy 就在打开的窗户边,在一分钟的时间里他什么都没做,镜头也只对准了他。他时而微笑,时而陶醉,时而深思,时而皱眉,时而发呆,时而装酷,时而怅惘……我正在想导演脑子是不是进水的时候,天亮了,窗户仍然开着,McMurphy 居然在窗户下睡着了……

接着医院工作人员来了,把狂欢后的病人们一个个叫醒,Bibbit 因为喜欢McMurphy 带来的女朋友Candy,昨晚被大伙怂恿和她上床了。被人叫醒后,那个护士长Ratched 盘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以前说话非常口吃的Bibbit 居然很流利的回答了,其他病人于是一起鼓掌庆祝。而且Bibbit 也没有交待昨晚是被大伙一起推进房间的。可惜好景不长,Ratched 威胁要把这件事告诉Bibbit 的妈妈,Bibbit 又口吃起来,他极力恳求Ratched 不要告诉妈妈。那个护士把他关在一房间说等Spivey 医生来(我怀疑是要用电击来惩罚他了)。趁乱McMurphy 想要逃走,窗户都已经打开的时候,另外一个护士一声尖叫,从Bibbit 的房间跑出来,身上溅了血,病人、警卫和McMurphy 都跑过去看。原来Bibbit 割脉自杀了……

Ratched 护士命令病人们冷静,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恢复从前的作息时间安排。听到这里McMurphy 愤怒了,他死死地掐住Ratched 的脖子,直到被从后面击晕。

几天之后McMurphy 被送回病房,他的病友Chief 悄悄和他说,我们一起逃走吧。McMurphy 眼神空洞,完全没有反应。Chief 悲愤地用枕头把他闷死,自己砸开窗户逃走了。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McMurphy 被切除了脑白质--不是植物人,他仍然能自己吃饭上厕所什么的,但是他已经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白痴了。如果是这样那还真的不如死了算了,他已经不是McMurphy 了,真正的McMurphy 也绝不能忍受这样活下去的。

唉,想不到最后结局会是这样。McMurphy 有好多次机会可以逃走的,但他没有。我想他只是为了那些朋友。最后丧失理智地攻击护士Ratched,也是因为Ratched 间接害死了Bibbit。他的反抗是悲壮的,但最后被更强大的力量扼杀了。

我有时也会回忆起自己从前的日子。偶尔一些冲动的话,被一些人听到,结果他们认为我叛逆(有个我很尊敬的老师就是这样说的)。其实也不算,只是自己小孩子脾气发作了而已。

而如今已经说不出来了。我自己压制了它。有时仍然发小孩子脾气,但是只是生闷气。

似乎好像我也习惯了这种制度了吧。

真搞笑,居然在六一儿童节看到这样一部大部分时间内是喜剧最后是悲剧的电影。不过还是要说声:“节日快乐”。

2009/5/10补记:压制个屁,照样经常发脾气……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