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5日星期四

逃出来了

这次只是小逃——只是正常时间下班而已。

我的理由是:昨晚睡觉吹电扇太厉害,今天喉咙痛。我要买药,不然鼻炎会发作,就痛苦了。如果要买药,那么就要早点走。如果不早点走,药店就关门了。如果药店关门了,我就买不到药了。如果买不到药,鼻炎就要发作了。如果鼻炎发作了,工作就会痛苦了。如果工作痛苦了我效率低下了。所以我要按时下班。

包都拿下来,吃完饭就可以走,可是吃完了饭还是犹豫着要不要回去。

事情永远在那里,今天不做,明天还是得做。而且老大休假,信贷部名义上只有我一个人负责,我好像也不应该先走。

刚才给出要按时下班的理由其实也不是十全十美,比如,身体不好就不能坚持吗?你还是个合格的共青团员吗?其实药店关门也没那么早,八点走好像也还能买到药……

最后我用手机的秒表功能来做决定。2:1,险胜。我走罗!

老大开始休假的第一天我就想过,如果给marler 发短信诉苦,他估计会说:这是锻炼自己的机会,是展现自己的机会。是不是?

其实大部分人都会这么安慰吧,连我自己都在拿这个说服自己。

她说:哦,原来有个头还是要轻松点是吧

是啊。这也是。

从开始厌恶这个工作时我就有这样的想法:既然我不喜欢这个工作,既然我不会在这里一直做下去,我为什么要努力工作呢?

可是现在好像又觉得,工作的时候少想这些东西,尽力做就是了,不管这对未来起不起得了什么作用,至少对现在能起作用。也许我是该从理想主义的云端掉下来,live for today 了。

INFP 也去学学ISFP,是吗,呵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