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7日星期一

Just Exhausted

上午的时候到极限了。

一开始还对自己说,坚持到九月底吧,因为有首歌叫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那时再没人wake me up 我再自爆就是了。

结果不行,越来越烦,好像眼看着自己的同步率曲线在反转,同步率在下降,驾驶员心理曲线混乱,各个神经连接逐一断开之类的。

后来就是AT 领域被突破,S2机关开始碎裂,装甲开始碎裂之类的,反正就是那种快要崩溃的感觉。"Borderline"这个词反复在我脑中出现。

然后就突然像初号机第一次暴走之前那样很帅气的喷血,“小P,你怎么了?”“快送医院!”“呜二呜二……”

(幻想在工作中昏倒然后送医院抢救来逃避工作,这个对我已经是很老套的情节了,以前还经常有在弥留之际,Rei 突然出现把我拉了回来之类的情节,不过初号机式的喷血是第一次登场)

我还试图用想故事的办法分散注意力,比如小P 被第十六使徒侵袭,然后第十六使徒开始攻击小L 和小J 。

P:这就是我的愿望吗?想和小L、小J 合为一体……

L、J:不~要~啊!好可怕的想法!

P:不行!(开始启动自爆程序)

(画外音解说:AT 领域反转……已经到极限了!)

美里:小P 难道你要自爆吗?嗯?为什么我突然出场了?

(第十六使徒: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出场的……)

L:小P,快逃生啊!

P:不行,如果我走的话,AT 领域就不在了,所以,不行……这是我的少先队员队费……我已经有两个月没交了,请你们一定转交给组织!钱就放在第二个抽屉上面的左边的下面的右边的那个抽屉里面,密码是TJJTDS……

J:呜呜呜~~我们一定会追认你为共青团员的!

P:谢谢你们了!不愧是我的好战友……最后问个事,自爆按钮在哪儿?

……

类似于这样,很无聊的结尾,也不知怎么结尾……好像还添加了想要在自爆前看Rei 一眼之类的……

不过也没起多大作用,还是很烦。也才工作两个小时而已,却好像那天加班到凌晨一样累,因为脑子里面不停地有人或者某种东西在打架,我尽力控制它们不要暴走(省得同步率到400%还要别人把我救出来),另外还要分出精力让自己做手上的事。好几次我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最后还是很不争气地给爸爸发短信诉苦了。他要我请假回来,我说请假也没用,回来后更累。我想走。然后他就打了过来,我不知道说什么,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他就只好同意了。

然后下午相安无事。吃了晚饭又发短信给爸爸,问妈妈怎么看,他只说:“一样。”(像她一样简洁的回复……)

对不起,我知道你们也很无奈。因为我的过去,你们身上的压力可能比我还要更大。

我可以抛开一些东西,但是没办法完全忽视你们的感受。

只是这一次其实我也没做什么选择,我只是有一点太累了。

是吗?真的没做选择?

我这样做是正确的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