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1日星期五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拉了5天肚子,星期三就全是水了,星期四好了点,但是晚上犯了点错误,所以星期五又继续是水了,好像还有血。

(阅读提示:以下内容请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读!)

下午请假去医院检查了下,去验便便。那医生MM 说:“小便一杯,大便一砣”,周围的人全笑了。

很好笑吗。你们笑吧。我让你们见识什么叫“一砣”。哦不,只能是“一杯”了。

当我真的把一杯稀巴巴拿给她的时候,她好像有点吓到了。最后她只使用了一点点作化验用。

真失望,枉费我蹲那么久。

(阅读提示:不适内容结束。不好意思,在医院化验便便就是这么恶心。要是可以像阿拉蕾那样就好了)

最后结果说是肠炎。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医生开了“一点”药给我吃。

这次延续五天的拉肚子,起因据猜测是因为星期天晚上的“冰”牛奶。其实只是普通的一盒250ml 的牛奶,人民币2.1元,超市有售。但是天气太冷了,放在外面就成冰牛奶了。喝下去之后肚子咕咕响了几声以示抗议之后就没了反应,之后它就被那盒邪恶的牛奶控制了。

肚子:大脑心脏宁有种乎?

邪恶的牛奶:汝可取而代之也!

于是……

另外,我终于知道星期四晚上害我的是什么了——就是桃酥!它居然是用猪油炸的!我一直以为它是素的!怪不得有种饼叫“素饼”!

肠胃不好本来就应该饮食清淡。可怜我不懂事,被桃酥“朴素”的外表欺骗……虽然我吃下一块就觉得不对劲,可是已经晚了……

从此与桃酥不共戴天。

Powered by ScribeFir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