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9日星期六

于是我也翻出了小学照片

(去年曾经把从前的集体照用数码相机翻拍过,还是比较清晰的。谁要的话可以联系我。)

数据如下:

55%的人我还能叫出名字(不包括老师,下同);

15%的人我还能联系上(不说保持联系);

仅有5%的人如今依然称得上是好友。


附小当时一个年级只有两个班,那年正好轮到了100和101这两个数字。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校领导也对100这个数字寄予了较大期望,虽然我拿不出什么证据。

不过很可惜,与邻班相比,我们班似乎总是处于劣势。比如班级纪律,比如学习成绩,比如运动会:我们输了5年,6年级时才终于赢了他们一回。

后来,能进入同一所学校读书的,只有20%。其中3个在一个班读完了初三。

再后来,只有一位同学在一个班读完了高三……

性格的内向使我很少主动联系别人,于是终于只有那么几个人称得上是好朋友了。这是我的问题。

大部分同学过早的失散,却不是我所能改变的了。

Powered by ScribeFir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