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5日星期日

2008-06-15



被耍了。

之前我得到的情报是,考试内容是会计相关的。于是开始啃当年的大学课本——《会计学原理》,吴水澎主编,第2版。我还是比较努力了,虽然也没有很努力。那么恶心的会计居然也被我啃了38.1%啊!

卷子发下来,傻眼了。

“教育理论基础”几个大字,告诉我接下来完全是异想天开的时间了。

判断题选择题都好说,简答题好歹也能写一点想法出来。但是填空题却完全没辙了。

其中我最有可能答对的两题分别是:

1、奥运圣火在国内传递一共要经过多少个城市?

我估摸着30多个省、自治州和直辖市,每个地方3个城市的话也有90多个了吧。然后我猜这次奥运不是喜欢和8搭边吗?于是我填了88。结果好像是99个……

这就是我对圣火传递没啥兴趣的报应吗(明明是没机会看圣火……)

2、古巴新一届领导人叫什么名字?

姓卡斯特罗是肯定的。但是什么·卡斯特罗呢?我记得是个很西方化的名字,很耳熟的那种。最后我写的是乔治·卡斯特罗(原来准备写约翰·卡斯特罗的 囧)。最后答案是劳尔·卡斯特罗……

这就是我不怎么关心足球的报应么(如果是科比·卡斯特罗该多好T_T)

最后提前50分钟交卷了……



考试地点是常德一中。10年前来过一次,这次貌似也没什么变化,我还能记起今天考试的教学楼就是那年来过的那栋楼。不过也没啥好的记忆留在这里。只是想起初中时父母曾讨论过搬家去常德的可能性。那时我反对,理由现在想起来很可笑。当然,我的反对显然不是我家最终没有去常德的原因。



回来时经过那个圆盘路,之前每次都会朝着另一条路一直望过去,这次因为在看手机就忘记了。想起来时,也不觉得有多遗憾。在路口处错开了。就这样吧。

“凤凰花开的路口,有我最珍惜的朋友”。当时的脑海中却浮现了这么一句。有点讽刺。这首很容易与XMU 联系起来的歌我都没怎么听过。



爸爸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越来越觉得我无法离开这里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