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5日星期三

2009-04-15

今天终于考完了,生活重回“正轨”(难道以前就很“正”吗……)这次考证的人出乎意料的多,而且很多是考三科的,说明他们(MM 居多)不是相关专业。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目前工作不好找。

中午爸爸说希望我就在市里找个工作,买个房子,成个家。因为他和妈妈身体越来越差了。这是实话。这是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恶果:一方面生育晚,孩子工作没几年父母身体就很差了;另一方面只有一个孩子,父母更加没人照顾。在这个国家,选择的余地往往非常有限。孔子说过“父母在不远游”。在那瞬间我好像下了决定,同时又想起这种下决定的感觉去年就曾经有过了。

然而孔子那句话的下一句是“游必有方”,说如果要出远门,必须要有一定的去处。他并不反对为了正确的目标而在远方奋斗。

同学里分为两派,有几位大学同学鼓励我出去工作,不过其中一位同学家就在大城市,对他而言本来就已经“出去”了。还有一位连在深圳的房子都买好了,女朋友也找了,就差办喜酒。天哪,无法想像我怎么能在深圳那一带买得起房。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能赚大钱的人。连自己都这么想,可能我真的只能在这附近买房了。中国人的观念什么时候能改,为什么一定要买房呢。国外是租房居多吧。何况70年后这房子会不会属于你都还不知道。

相较之下,中学同学似乎更多的在考虑回来;不过也有位同学在深圳过得很滋润,鼓动我出去。我也得承认,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在小地方毕竟视野受了限制。如果有钱又有时间,也可以出去四处转转,不过那样是无法完全体验外面的生活的。不是也有很多同学在外面奋斗吗。我也曾经是,可是又回来了。现在要我选择,也许不会回来,但还是会觉得那里的工作前途黑暗。

从事会计工作后的第二年,我已逐渐习惯了它;再加上相对而言学校的会计工作实在太简单,很多时候会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这次考完后,我觉得再加把劲考个职称应该也不难。这或许就是今后的路了。可是即使抛开过去那样的愤世嫉俗和小孩子气(未完成),我还是很讨厌会计。看来仍然是太理想主义了,比如我还是讨厌酒桌文化,讨厌那些恶心的应酬,讨厌很多肮脏的东西。实际上无法逃避,今天爸爸就跟熟人说要照顾一下我这次考试成绩,云云。其实你还是不得不依靠这些东西不是吗。

废话了这么多,都不知道自己最初想表达什么意思了。此刻想起的又是一位同学留言过的why not give it a try。也许与思考未来怎么走相比,我更应该改改自己的生活态度。不过这好像已经完全跑题了吧!(话说这篇到底是准备写什么啊?抓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