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7日星期六

紧张的杯具

面试完了,写点东西当个交待。4天的培训确实是有效果的,但未能解决我容易紧张的问题。培训结束到面试之间的这一星期也有点松懈。到了前天就开始紧张,拉肚子,胃痛,浑身没力气,像要挂了似的。今天早上7点半赶到区政府,一直到下午4点半才轮到我面试。等待期间我紧张了无数次,没什么办法完全消除。红牛喝早了,导致进考场时已经没效果了,囧。

总之是进考场时我似乎就没摆出培训时的轻松气势。再一看题,第一题就感觉不太好答,再一瞄第三题,居然是演讲,我晕倒,完全没想到会出这种题型。于是更紧张了,我估计思考时间肯定超时了,只好硬着头皮开始答。第一题答到后面就有点乱,之后越来越乱,到了演讲,干脆还卡壳了十秒。当时真是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要做什么。然后就答完了走人。

大概今年上半年的忙碌就这样暂时告一段落了。有点可惜,不过总算暂时解脱了……

PS:晚上得到消息,果然是挂掉了,郁闷啊。
PS2:第二天得到消息,原来笔试成绩差了10分,所以面试什么的完全是浮云。我还奇怪为什么面试时旁边的人问我,如果与第一名差了15分,还有必要参加培训吗?搞了半天原来是说我。

2010年7月2日星期五

2010-7-2

午睡时做了噩梦。我在网上看敏感信息,突然浏览器窗口被强行关闭了。我不信邪,又打开一次,这次是电脑被强行重启了。重启后杀毒软件什么的都不起作用,也没办法运行系统维护软件,右下角多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程序,有一些很显然是警告我不要上敏感网站的,还有一个程序明目张胆地上传我电脑上的一些资源文件,比如下载的电影动漫等等。这些程序都无法关闭。我一阵恐慌,想把电脑格掉重装Ubuntu,又觉得Linux 下玩WOW 不方便……

醒过来后庆幸是场梦,但我还是决定晚上给电脑上装一个COMODO,拖速度什么的就不要再计较了……

2010年7月1日星期四

2010-6-30

好吧,家驹的祭日。写点东西只是因为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豆瓣电台今天似乎也提高了家驹的歌出现的频率,很有爱嘛。

晚上又找来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的MV 来看,这次看的版本搭配了有爱人士的翻译。话说,两年半前第一次在blog 上提到这首歌时,还让WDD 同学听译了MV 里的对白,但是他在留言里的翻译貌似在某次搬家过程中丢失了……遗憾啊。

我只是想记一下,这一次被“Summer has come and passed, The innocent can never last” 触动了,字幕里的翻译是“夏天来了又匆匆离开,那份纯真却永远不会持久”。

即将到来的是一次改变的可能,虽然目前我还没拿到最终选择的权力,但实际上现在已经选择了不是吗。下午父母跟我讨论时的感觉,就像这两三年来发生过的那些讨论的重演,我内心很挣扎,但不得不接受。

我在很多事情上没有坚守对自己的承诺,但在某些事情上我想坚持到底。最糟糕的情况是发展成要么父母被我逼疯,要么父母把我逼疯的境地。但愿不要走到那一步。嗯,我要相信不会走到那一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