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0日星期二

20190910

每次陪护就是我刷长毛象最勤快的时候。我基本上不认床,但今天居然睡不着。床太小,腿无法伸直。被子太厚,热。怕吵到病人,去楼层的公共厕所结果有人占着洗澡,而且洗了很久 :0b02:  于是边等边趴在窗边看长沙的夜色。。。

毕业后在长沙呆了近两年。因为不喜欢当时的工作,所以离开时很不喜欢这里。可是后来回来几次,却越来越有种重见老朋友的感觉。经过很多地方我都会回想起那时经过此地的心情。大概因为当时虽然很累很厌恶,但毕竟是努力拼搏过的。然而我并没有想到会有一天,我来这里是因为要陪亲人住院。

一年半前我们全家在长沙玩了两天。如果没有第二天午饭时坑爹的肯德基点餐小程序,应该是很完美的一次出游了。然而现在我只要想起近几年妈妈出来玩,或者看到近半年有她的照片,我就会忍不住想,在那些美好的时刻,我们都不知道,她的胆囊里已经开始有一个恶魔在生长了。。。

没有评论: